/uploadDir/jpg/20170704/1499149979729.jpg
新闻中心NEWS

0871-63601306

担保业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4-10-17     浏览次数:824
T浏览字号


在经历了“中担、华鼎事件”、商业银行“一刀切”和监管 的尴尬境地。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广东、浙江等多家担保公司发现,除了少数国有担保机构,整体担保行业的业务量依然没有明显的回升。并且,担保行业的持续低迷和前景不明也令越来越多的民营担保公司选择转型,甚至退牌。



业务量萎缩



经过几年高歌猛进式的发展,中国担保行业在2011年迎来了发展的高峰时期。银监会数据显示,2011年末,全国融资性担保机构8402家,同比增长39.3%;净资产总额7858亿元,同比增幅达63.8%;在保余额19120亿元,同比增长39.1%。而在2012年2月,受京广两地相继爆发的中担、华鼎、创富三家担保公司违规事件影响,绝大多数民营担保机构的业务被商业银行“一刀切”,进而导致全行业业务量开始急剧萎缩。再加上,去年宏观经济形势低迷,担保行业无论是机构数量还是在保余额均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



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全国融资性担保行业共有法人机构8590家,与2011年末相比,尽管数量有所增加,但增速同比下降了37个百分点。而在保余额方面,2012年末,全国融资性担保行业在保余额21704亿元,同比增加2584亿元,增长13.5%,增速明显放缓。而在北京、广东、浙江等担保机构较多的地区,新增融资担保额甚至首现负增长。今年上半年以来,尽管有所恢复,但担保业的发展颓势仍未彻底好转。



以北京地区为例,根据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对辖内正常开展业务的114家担保机构统计,2013年上半年,北京地区融资性担保机构新增担保额362.12亿元,同比增长了5.34%,但仍低于2011年上半年的水平(429亿元)。截至2013年6月底,北京地区融资性担保在保余额1256.32亿元,同比增长了5.66%。其中贷款担保在保余额785.74亿元,同比增长了0.90%,比年初增长了1.19%,其他融资性担保在保余额470.58亿元,同比增长了14.69%,比年初增长了-2.42%。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表示,2013年上半年国民经济增速继续放缓,实体经济经营困难,结构性产能过剩明显;同时受到“中担事件”的持续影响,工行、建行、北京银行等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自2012年终止了与民营担保机构的合作,至今未见松动,民营担保机构绝大多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而在民间金融危机的重灾区——温州,情况则更不乐观。根据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温州金融监管部门内部资料,由于温州的信用风险仍在担保链上扩散,不管是银行业从自身信贷业务质量方面考量,还是企业从规避担保链风险角度考虑,双方均主动压缩了担保类贷款的比重。该份资料显示,温州当地银行普遍退出了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银行为控制风险,不同程度地提高了担保公司合作准入门槛,例如,限制与民营担保公司的新业务合作、加强银担合作全流程风险控制等。   



代偿率高企   



与担保业务量收缩相比,更令担保公司头疼的是不断攀升的代偿率。   



来自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全国担保代偿余额250亿元,代偿率为1.3%。而2011年全国担保机构代偿率平均为0.42%,2010年仅为0.16%。事实上,今年以来,随着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不断反弹,担保行业的代偿能力还将持续承压。   



以北京地区为例,2013年上半年,北京担保业机构共计发生代偿12.9426亿元,是去年上半年的9倍多,代偿率达到10多年来的最高峰2.20%。其中,99.95%为融资性担保代偿。融资性担保代偿12.9354亿元,融资性担保代偿率高达2.94%。据北京一家民营担保公司董事长介绍,北京地区上半年的代偿主要集中在五六家规模较大的担保机构,其中某大型国有担保公司一笔代偿就高达10个亿。而从行业来看,钢贸、光伏等行业则是引发代偿率大增的重灾区。   



通过梳理数据,本报记者发现,在代偿率高企的情况下,担保机构的担保责任拨备覆盖率(担保准备金余额/担保代偿余额)却并未出现相应的增加。  



来自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的数据显示,2012年末,全国融资性担保机构担保责任拨备覆盖率为280.3%,同比减少327个百分点;担保责任拨备率(担保责任余额/担保余额)为3.2%,同比增加了0.3个百分点。而北京担保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北京地区担保机构未到期责任准备余额13.48亿元,同比减少了18.38%;担保赔偿准备余额23.85亿元,同比减少了33.68%;拨备覆盖率为137.50%,均为近几年来的较低水平。在收益下滑和代偿上升的双重压力下,担保行业宛如在钢索上行走。一直以来,在担保业里长期有着“偿一赔百”的说法。因为在目前,平均做一笔担保业务,保费在3%左右,按照1000万元的保额计算,一笔仅收30万元。但是,假如有一笔出现坏账,代偿金额就是1000万元。   



“但在实际操作中,绝大多数的担保机构并不能从银行获得足额的贷款,因此放大倍数难以提高,最终也很难实现盈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出现一笔坏账,担保机构可能就扛不过去了。”上述北京民营担保公司董事长称。   



来自融资性担保业务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数据显示,2012年末,全行业融资性担保放大倍数仅为2.1倍,与前两年末持平,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无法通过经营担保业务实现盈利。而根据担保业内通行的说法,一家融资性担保机构的放大倍数要到3~5倍才能达到收支平衡点,基本保证盈利。这也意味着,如果单凭担保业务,目前大部分融资性担保机构都处于亏损状态,抗风险能力较弱。   



转型期在即   



市场环境的恶化倒逼担保业“洗牌”提速。一方面,因为银担合作持续收缩,民营担保机构不得不选择转型或者退市;而另一方面,业务量本已经趋于饱和的国有担保公司,为了填补市场需求无奈过度负荷。   



温州一家民营担保公司董事长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银担合作全面收缩,公司的贷款担保业务已经停摆了大半年,而目前看来短期内都不会出现转机,因此不得不另谋出路。“因为总公司有多个金融牌照,所以我们正在往金控公司方面发展。”该董事长表示,以后担保公司只是作为这个多元化平台中的一员,在内部业务联动时提供必要的担保职能,而弱化单纯的担保业务方面。   



上述北京民营担保公司董事长表示,由于传统的融资性担保业务主要倚赖于银行,业务模式比较单一,如果银担合作持续收缩,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担保机构面临转型或退出。对于担保机构未来转型的方向,上述北京民营担保公司董事长认为,非银行担保业务,如保函;直接融资担保业务,如私募债、集合信托、私募基金等;非融资担保业务,如工程担保、司法融资担保、商业担保等;创新型担保业务等都会是担保机构的选择。相比积极转型的公司,越来越多的民营担保机构直接选择了放弃。   



本报记者发现,今年以来,各地担保公司主动“退牌”的节奏明显加快。以广东地区为例,广东省金融办官网上的信息显示,今年该地区就有20家融资性担保公司主动注销经营许可证。   



广东一家担保公司总经理认为,目前银担合作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在银监会6月发文要求重点关注担保公司后,反而有进一步收缩的趋势。下半年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申请注销牌照。   



今年6月,银监会下发《关于防范外部风险传染的通知》(下称《通知》)中,融资性担保公司被圈定为五大重点关注对象之一。不少担保业内人士预计,此后随着银行的准入门槛进一步提高,越来越多的民营担保公司将会出局。   



与民营担保公司“吃不饱”的情况截然相反,国有担保公司为了填补市场空白又不得不过度负荷。   



浙江某国有担保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大量商业银行切断了与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原本业务量已经趋于饱和的国有担保公司不得不去填补这块市场,其中也不乏一些“政治任务”。“市场上对于担保公司的需求还是很大,毕竟有那么多中小企业,但现在银行只愿意与国有担保公司合作。”该负责人认为,国有担保公司数量太少,虽然注册资本金都比较大,但很多公司放大倍数基本都做到顶了,没有扩充的空间。该负责人认为,即便是还有业务增长空间的国有担保公司,在当前这个环境下,要提升业务量也要面临很大的风险。“现在,我们看100个项目可能就只有两三个可以做。”    



结语:当下国有担保公司被赋予了太多的期待和责任,实则非常尴尬。如果配合当地政府的需求接手指定的企业,不但难以取得好的收益回报,更有可能面临代偿,甚至公司倒闭的风险。


分享到:
1
©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省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5511号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693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